纠结的猪宝宝🐷

冬日随笔

人真的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或者说我这种品种的人大概挺稀有都。
别人从脆弱到坚强,我是从坚强到脆弱。
小时候,我几乎从来没有因为别人一句话伤心的哭过。
那时候每次哭好像都是因为考试不好被我妈打。
平安无事的一天都能被我粉饰成幸福。
长大之后,发现自己越来越爱哭。
随便什么都能让我哭出来。
甚至只是因为一句话,有时候连话都没有,眼泪像水龙头里的水,哗哗的流。而且水龙头还坏了,不受我控制。
但是要说多痛苦多伤心是没有的。
还不到那个份儿上。
就只是想流泪而已。
好像越长大越脆弱。
其实并不是,我只是聪明了、记性好了、会思考了而已。
我的家庭比以前糟糕,但是在好的时候我也过着这种生活。
其实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挺糟糕的。
但是这件事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过来。
小时候我是最省心的孩子,现在想当不省心的孩子已经没机会了。
小时候都没包容过你的人,长大以后会对你更苛刻。
我在流泪,可能是在补小时候的份,或者只是有助于让我把脑子里的水倒出来。
毕竟能自顾自脑补幸福生活的我也是挺拼的,脑子里得有一半是水吧。

我一直独立行走,却误以为有人伴我前行。
直到我跌倒在地,
深出双手,
发现身边,
空无一人。

雾霾天的随笔,脑子里一半水一般雾霾,宛若神经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