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猪宝宝🐷

《[综+东京喰种]穿成太宰治的忧郁人生》by鱼危 第二章

鱼危:

  第二章


  


  一所东京私立医院内,正接待着一位特殊病患。


  


  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坐在办公桌后面,拔开钢笔,一副随时记录的样子。


  


  “报一遍名字。”


  


  “太宰治。”


  


  “最近病得怎么样了,有没有恶化的迹象?”


  


  “有呀!我感觉外面热到我很想去投河,可是路上碰到的一个可爱的小姐却是我的粉丝,唔……我不太好邀请她呢。”


  


  “居然还有你下不了手的女人?”


  


  “野城医生,你的医德呢?怎么可以这样说一位未成年女性。”


  


  “呸——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话,真恶心。”


  


  野田直臣呸了一声,抬头就看见对面神色忧郁带笑,天生吸引女人的太宰治,这个混蛋从上学开始就是女性的团宠,连高年级的学姐都对他递过情书!按照她们的话来说,对方就是看着让人心疼啊。


  


  “你还有脸说,去年和一个银座咖啡馆女侍跳海的是谁?”


  


  “是我。”


  


  “自杀未遂,被人救上岸说‘啊,得救了,真倒霉’的又是谁啊?”


  


  “啊啦,你记得真清楚。”


  


  “我当然记得清楚,第一个找到你的人就是我,还有——我是野田医生,不是野城医生!你当我是专业卖化妆水的吗?”


  


  “不不,我当你是我的专属心理医生!”


  


  “滚吧。”


  


  与他算是老同学的野田直臣懒得反驳,虽然想让对方改口,但这么多年就没成功过!


  


  野田直臣把写着“心理专家-野田直臣”的座位牌换掉,然后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了另一个“外科医生-野田直臣”的座位牌。


  


  太宰治支着脸颊,睁着睫毛又翘又浓的漂亮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为什么要拿掉?”


  


  “……因为我是外科医生啊,只在大学的时候辅修过心理。”


  


  “啊,你这个黑心医生还收我那么多的治疗费!”


  


  “钱又不是你给的,我收了又怎么样?”野田直臣懒洋洋地说道,“我是看在津岛伯父和你大哥、二哥的面子上,帮你这个自杀狂解决一点心理问题。”


  


  太宰治微笑地说道,眼底依旧缺乏了正常人的鲜活明亮。


  


  “那真是万分感谢了。”


  


  “不客气,你可以走了,对你的建议只有一个——自己去找个游泳池玩吧,实在受不了热,就去吹空调,或者回老家纳凉。”


  


  “好吧,津轻老家就算了,我暂时不想回去。”


  


  说了这些话,太宰治的心情好转了一些,拿起外套从椅子上站起身。


  


  “等下,还有一件事……”


  


  野田直臣慢半拍地喊住了他,把一本书丢了过去。


  


  太宰治接住,一看封面就知道是自己刚出版不久,引起轰动的《人间失格》。这一周以来,他到处溜达,不怎么去出版社就是想避开这些麻烦。


  


  他笑着回头,这些年无执照帮忙看心理问题的医生靠在座位上说道。


  


  “签个名吧,我妹妹喜欢。”


  


  “这本书可不适合年轻的小女孩看。”


  


  “你放心,她就是单纯收藏你的书而已,肯定没能看完几页。”


  


  野田直臣对自己妹妹野田葵心知肚明,翻了个白眼。


  


  唰唰几笔,太宰治就签下了自己龙飞凤舞的名字,放下书,转身离去,当作没有听见野田直臣在后面完成妹妹的任务,松了口气的声音。


  


  在办公室门被关上后。


  


  野田直臣拿着书看了半晌,叹道:“居然让这样的人,拥有这样的才华……”


  


  他随手翻到开头的一页,便看见书中主角叶藏自我厌弃的独白。


  


  『回首往昔,我的人生充斥着耻辱。』


  


  再乱翻一页。


  


  『父亲很难接近,严厉而可怕。』


  


  野田直臣嘴角抽了抽,毫不怀疑津岛伯父会想拿皮带抽死太宰治。


  


  “怪不得你不敢回老家。”


  


  他这个老同学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把真名和笔名分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让外界的人知道太宰治就是津轻地区首屈一指的家族里的人。


  


  野田直臣把书塞回抽屉,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本书的影响力。


  


  而太宰治,从来不干没有意义的事情。


  


  自杀除外。


  


  ……


  


  一个月后,新书销量在文豪级别作家的名声刺激下,日日刷新记录,然而当八月份签完国际出版之后,《人间失格》却迎来了危机,出版局禁止出版海外,并且要求这本书暂时从书店下架。


  


  没有理由。


  


  毫无征兆。


  


  这个消息一出,翔英社的人首先坐不稳了。


  


  “这是为什么?太宰先生可是当代公认的文豪!他的作品质量和销量也是有目共睹的,我们合约都签了,要是内容有什么问题,一个月前就应该通知我们了啊!”


  


  最拥护太宰治的编辑上条安浩,站在办公区域愤愤不平地说道。


  


  另一个编辑迟疑地说出小道消息:“好像是因为出了什么事,导致这本书的内容被查了一遍,出版局那边扛不住上头的压力,妥协了。”


  


  上条安浩瞪圆了眼睛,像极了凶神恶煞的黑帮成员,导致对方缩了缩脖子。


  


  “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可是,太宰先生的作品内容真的没有问题啊!”


  


  “这、这就不清楚了,啊!社长来了!”


  


  在上条安浩的体型阴影下,瘦弱的编辑盐也瞬二马上找到了救星。


  


  翔英社的社长从外面走了进来,办公室里大大小小的编辑们安静下来,等待社长的回答。


  


  社长是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男人,性格比较平易近人,只是对于出版社的签约方面管理得十分严厉,容不得任何鱼目混珠的人加入进来。相反,那些才华洋溢的人都会成为他的座上宾,得到他的护短和包容。


  


  他看了一圈自己社里的出版编辑,彼此都是自己人。


  


  所以说道——


  


  “太宰君的《人间失格》需要重新修改和审核,已发售的书籍无法追回,通知我们所有的合作渠道下架这本书,直到审核通过。”


  


  编辑们一瞬间骚动起来,觉得这件事情太奇怪了。


  


  社长无法解释得太清楚,歉意地看向呆住的上条安浩:“上条,替我通知一声太宰君,这边需要他出面一次。”


  


  上条安浩干巴巴地说道:“太宰先生说过,他不见任何出版社以外的人。”


  


  社长轻轻摇了摇头,“这次是没有办法……”


  


  闹大了。


  


  竟然卷入了传说中喰种的事件。


  


  即使是见过各种奇闻异事的社长,这一次也觉得颇为稀奇,《人间失格》被下架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宣扬喰种,而是购买书籍的人里发现了大量可疑人员。


  


  那些人,极有可能是喰种。


  


  对此。


  


  CCG方面打击得十分严厉,不允许相关书籍出版。


  


  这次能不能顺利度过出版的难关,就要看太宰治本人的名声以及社会地位,是否让“小题大做”的CCG能否网开一面了,社长本人觉得还是比较有希望的。比起那些无法见光的喰种,太宰治的文豪称号是得到了国民的认同,一旦处理不当,或者是太宰治愿意走出后台发表声明,很容易引起群体公愤。


  


  文青这边的人,一激动就可能会做出抹黑CCG的事情,对CCG的形象不利。


  


  想着这些问题和麻烦,社长有意无意地又看了旁边的盐也瞬二一眼,这个编辑负责的另外一位女作者,也经常写一些暗喻喰种的事情。


  


  “最近,请诸位严格把关,题材敏感的就先押后处理吧。”


  


  “是!”


  


  出版社的编辑异口同声地应道。


  


  东京一区。


  


  在繁华的城市中央有一处高层公寓的太宰治,难得听从了自己的“心理医生”的提议,舒舒服服躺在住所里吹空调,接电话的时候也显得鼻音慵懒。


  


  “什么事?要我回出版社一趟?不去。”


  


  他一边回答自己的编辑,一边扯着蓬软微卷的棕发,把发间的白色绷带拉扯下来,准备将用了一段时间的绷带换一份。


  


  弯弯绕绕的绷带最后落在了他的手指间,还有一部分洒落在胸膛上,脖颈的部分绷带也被他扯得松散起来,有一种欲露不露的色/气。


  


  他微微睁开总是被挡住的右眼。


  


  在房间冷色的灯光下,另一只鸢色的眸子似乎格外的凉薄。


  


  “安浩,好了……别给我在电话里哭了,是社长的要求吧,我就浪费一些时间过去见见这些人吧,记得让他们给我签保密协议。”


  


  “什么保密协议都不知道吗?”


  


  “就是让他们别泄露我的事情,以免影响我平时的生活。”


  


  “我呢——”


  


  太宰治把手机拿到面前,看着屏幕上的反光,上面倒映着一张没有多少人见过,却可以给人留下深印象的俊美容颜。


  


  这张脸是极其冷漠的。


  


  “最讨厌追着我嗷嗷叫的狗了。”


  


  上一个这么干的是家里侄女养的狗,然后他气得把狗粮都吃掉了。


  


  嗯,一点都不香。


  



评论

热度(18)

  1. 纠结的猪宝宝🐷鱼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