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猪宝宝🐷

第26号骑士:

阴阳师X怪化猫同人
本文无CP
人物属于各自的公司
OOC我全部买单

卖药郎穿过挂着“平安”牌匾鸟居的时候,天空正下着细雪。
时值深夜,路两边的店铺早已打烊歇下,只剩屋檐下长夜不熄的灯笼朦胧地照亮道路。
卖药郎撑着伞,缓缓呼出一口白汽。
雪纷纷扬扬落下,逐渐大了起来。
街角突然闪出一盏橘黄色的灯笼。
灯笼浮在半空,逐渐向卖药郎靠近。
药箱骚动起来。
“物怪……不……”
灯笼向着卖药郎鞠躬。
“只是……妖怪……”
灯笼摇摇晃晃的飘起,向前飘去,飘出几米后,它转过半个灯笼,向着卖药郎点头。
“引路……吗?”
“也好。”
灯笼在前面不徐不缓的飘着,不时转过半个身子,确认卖药郎是否跟了上来。
风渐渐大了起来。
卖药郎跟着灯笼过了桥。
灯笼在一家庭院前停下,化为一盏石灯笼立在门边。
“这儿吗?”
门自行在卖药郎面前打开。
卖药郎收起伞,走进门。门外大雪纷飞,门内却温暖如春。庭院的主人坐在樱花树下,抬头看着陌生的来客。
“可否……让我在此……留宿一晚?”
“可以哟。”
夜风吹落几瓣樱花,屋檐下挂着的风铃摇曳着,清脆的铃声回荡在夜空中。



卖药郎留了下来。
这是平安京,却不是他所认识的平安京。
不是物怪的把戏,也不像神明的恶作剧。
更像是迷路到了不认识的世界,一时找不到回去的路。
“回不去的话就暂时留下吧。”
晴明将一杯热茶递给卖药郎。
庭院里山兔正追着蝴蝶嬉戏,蝴蝶穿过繁复的樱花,飞入房中,落在尚未织成的白绢上。
“也曾有跟你一样误入平安世界的人,在这生活了一段时间。”
“后来?”
“他回去了。”
粗壮的樱花树干上留着弥弥切丸的斩痕,上一位误入平安京的可是位热血少年。
“是吗?”
卖药郎端起茶杯,茶叶梗竖直漂浮在杯中。
“那就……暂时……打扰了。”



阿熏是公认的美人。
也是一位健谈的商人。
卖药郎是在乡间小路上遇见她的。
“哎呀,真巧,这位老爷是同行吗?我叫阿熏。”
“不,我只是……普通的……卖药郎……而已。”
“卖药郎吗?”
阿熏背着装满商品的箱子,脚下如风。
“是要去那边的村子吗?我家跟铺子也在那边,正好顺路。”
“嗯。”
阿熏的话匣子打开了,四邻八乡家长里短的故事都娓娓道来,言语间多是家长里短的小事。阿熏一副好口才,卖药郎全程只是听,偶尔回应一两句,也一路谈到村子里。
村子在平安京近郊,良田肥沃,屋舍俨然,村头巨大的水车昼夜不息地旋转着,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半条路。
卖药郎看向田间。
拄着锄头的农人正跟一位粉发男子打招呼。
“哎呀,一目连大人,上次真是谢谢您了。”
熊五郎天生嗓子大,声音隔着潺潺水声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粉发男子回了些什么,发丝间露出的耳朵说明他并非人类。
“妖怪……吗?”
“嗯?老爷您是说一目连大人吗?”
阿熏一点也不忌讳,顺着卖药郎的话开始讲了。
“一目连大人可是位善良的妖怪啊。他可帮了我们不少忙呢。”
赞美的话语从阿熏口中源源不断流出,直到回到铺子开了门,她的话语才回到普通的家长里短。
“阿熏小姐,打扰了。”
进来的是白狼,晴明的式神。卖药郎在庭院里与她有数面之缘。
阿熏神色如常,寒暄几句后,她自里屋取出一匹织锦交给白狼。
“给,晴明大人想要的唐锦。”
“是一匹漂亮的锦缎呢。”
的确是一匹美丽的织锦。
白狼展开看过之后,礼貌的道谢付款离开。阿熏站在门口鞠躬,目送白狼。
“稍稍……有趣呢。”
“白狼吗?的确是个正直到有趣的小女孩呢。”
“不……白狼……是妖怪吧……心平气和的……跟她做生意……实在是……有趣。”
“心平气和的做生意吗?”
阿熏点燃了烟斗,轻烟袅袅升起。
“老爷,在我们这,跟妖怪做生意可是平常事呢。”



平静的港湾。
卖药郎站在悬崖边上,看着港湾,背后的箱子不住地振动着发出声响。
“水里面……吗?”
抽屉自行打开,退魔剑飞入卖药郎手中。
平静的水面下,有黑影在翻腾,逐渐变大。
“还在想是谁呢,原来是你啊。”
卖药郎顺着声音看过去,晴明顺着山路登上悬崖,走到他身边,看着尚在平静中的水面。
“那是……什么?”
“地震鲶。”
“地震鲶……吗?青行灯……好像……提过……是个……危险的……妖怪。”
“一旦让它上岸,它的体重足以震塌从这到平安京所有的建筑。”
“这还真是……可怕……”
水里的阴影逐渐扩大,一串串细小的水泡浮出水面碎开。
“嗤,安倍晴明,又被你抢先了。”
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走到两人身边,身后跟着鬼将茨木童子。
“这傻鱼情况如何?”
“还有半炷香时间就会冲破结界吧。”
听到晴明这话,鬼王解下酒葫芦灌了几口酒,瞥了眼晴明跟卖药郎。
“来一口?”
两人均婉言谢绝了酒吞的好意。
“近年来这鱼可真够闹腾的。”
酒吞童子看着水面泛起的波澜,感慨道:
“那小姑娘也是捡了个不得了的宠物啊。”
“那孩子是善良过头了。”
蓝发的神使突然插进酒吞童子的话中,酒吞童子不爽地“切”了一声,荒也没有在意。
水面翻腾起巨浪,巨大的黑影冲出水面,大地剧烈震动起来,波浪一波接一波翻滚着冲上岸,滔天巨浪像是要把悬崖上众人吞噬殆尽,巨鲶踏着浪,居高临下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神色一凛,荒率先出手,八颗流星应召而来,直落鲶鱼背上,巨鲶仗着皮糙肉厚硬扛着想上岸,被酒吞几葫芦砸的连连后退,召唤而来的妖刀姬一跃而起,跟着几刀狠狠在巨鲶身上,血花飞溅,白狼起身拉弓,一箭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直穿地震鲶,鲶鱼落下,鬼爪自水中刺出,以滔天之势将鲶鱼拍入水中,溅起巨浪。鲶鱼吃痛,奋力跃起反扑,攻击尽被晴明的结界挡下,众人攻击一波接着一波,鲶鱼招架不住,疲于应付,最终,筋疲力竭的地震鲶摔回水里,布满水面的桔梗印一闪,结界布下,水面再度恢复平静。
“这下它能安分三个月吧?”
酒吞看着逐渐平静的水面,将葫芦重新背好。
晴明摇了摇头道:
“尚未知道,结界一旦有异,我会让童男童女通知你们。”
“京都尚未平静,我还有事要处理。”
荒话音刚落,人就消失不见。
“走的够快。大江山还有事,晴明,有空再见。”
“啊,本大爷差点忘了。”
酒吞童子自怀中掏出几枚色彩鲜艳的丝线,塞入晴明手中。
“前几日喝酒的时候你让源氏那小子帮你找这种颜色的线吧?本大爷昨日整理仓库正好看见几个。拿着,算是你上次请我喝酒的谢礼。”
“谢谢,我会珍惜的。”
晴明说着将线收好。
“茨木,走啦。”
“是的挚友,好的挚友。”
鬼将追随着鬼王,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山路上。
“晴明……”
“怎么?”
“就是……有点……好奇。”
卖药郎看着晴明。
“为何不……杀了……那个……妖怪……”
“不是……实力……问题吧?”
“这个啊。”
晴明展开扇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为什么要杀了它呢?”
卖药郎波澜不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
“它这么努力想要冲破封印来到地面,也只是想见一见自己的主人而已。而且,把它杀了的话,御馔津回来会伤心的。”
“是吗?”
“那些妖怪……神明……是为了保护人类……而来的吧?”
“嗯。”
听到晴明的回答,卖药郎看着平静的水面。
“这还真是……不得了……”



雨来的突然。
推拉门开着,庭院的雨景一览无遗。
炭炉上暖着一壶酒,木炭烧得通红,偶尔发出轻微的“噼啪”声。
和服已近完工,晴明穿着针线,抬头看着一边的卖药郎,开口问道:
“意外?”
卖药郎点了点头。
“我身边懂女工的式神可不多。”
针线在布料间飞舞,晴明的手指灵活的上下翻飞,似蝴蝶飞舞。
“妖刀姬,白狼,童男童女他们,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衣服时常会有磨破的,总得有人帮他们补,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晴明停下手中动作,拿起酒壶住满卖药郎空了的酒杯。
“你在此也有一段时间了吧?”
“嗯……”
“平安京,对你来说,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什么样的……地方?”
卖药郎端起酒杯,呷了一口酒,含在嘴里吞下。
“世外桃源……一般。”
人妖共生,和谐相处。这个世界,太过于平静也太过于美好。
“就像是……梦一样……一个好梦。”
“是吗,跟梦一样。”
晴明收好最后一点线脚。
“总有一天……会醒来吧?”
“既然在梦中,何不试着享受这美梦呢?”
晴明说着,将手中的和服叠好,递给卖药郎。
“虽然迟了点,这个是见面礼。欢迎来到平安京。”
卖药郎接过和服。
“谢谢。”
“对你来说这可能是南柯一梦,不过,能在记忆中留下这样一场美梦,倒也不坏吧?”
“并不坏。”
雨停了,云渐渐散开,春日的阳光洒落在庭院中,带着雨珠的樱花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清风拂过,带起廊下风铃几声脆响。

评论

热度(61)

  1. 纠结的猪宝宝🐷第26号骑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