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猪宝宝🐷

你一生的故事 陈灿/刘峰 番外

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1994年的时候,陈灿的公司开到了北京,刘峰在他公司附近开了间书店,虽然店面不大,但装修风格挺上格调,且物廉价美,生意也算得上顺风顺水,开张那天陈灿特地给公司放了半天假,花篮鞭炮一样不少,直堆得隔壁那家店面都给堵了半条道,刘峰特别不好意思,又递红包又递烟,说了好几次,大哥,对不住啊!真是对不住!


陈灿到的时候,刘峰正在清点货单,他从一堆看得眼晕的单据中抬起头来,一眼就看见了老不正经的陈灿,他抱着一束娇艳的玫瑰,从花骨朵后面露出半张脸,嘴角快咧到耳根子去,说,刘老板,生意兴隆啊!


他戴着时髦的墨镜,西装外面套了件灰色的长风衣,这是上次他们去英国旅行时他给陈灿选的,刘峰每每想起这件事,就是一阵心如乱麻,陈灿也总故意老穿这件衣服,心里那点污浊思想毕露无疑,当时陈灿非要他选一件,刘峰哭笑不得,直把脑袋要得像拨浪鼓,说我是大老粗,不懂这些时髦的东西。说完,他就见陈灿情绪低落下去,于是只好又硬着头皮扯了一下灰色的风衣,替陈灿穿上,边整理边说,其实……你个子高穿什么都好看。


陈灿立即来了兴致,转身往试衣镜上看了看,接着偏过脸趁着没人路过,在刘峰脸颊上飞快地啄吻了下,特别臭不要脸的往他颈窝边上拱来蹭去,问,那你喜不喜欢?


刘峰一瞬间涨红了脸,清清喉咙,背过身去,嗫喏了声,真是……没个正型!


身后的陈灿猛然圈紧了他,冲他发烫的耳根子亲咬了口,刘峰吓得不轻,赶忙说,别,有人过来!


潮热的呼吸蹿进耳朵,让他整个人都软绵绵得快败下阵来,刘峰紧张地抓住那只不规矩的爪子,被他饶的又喘又笑,陈灿拽着他把他拖进试衣间,刘峰想笑,可一张嘴就是情不自禁的喘息声。


你喜不喜欢?他就直直地望着他的眼睛,只问这一个幼稚又俗套的问题。


别闹了,陈灿。他抗拒的说了一下,但好像那钢铁般的意志力在陈灿孩子气的攻势下轻易就瓦解了。


他把他按在试衣镜上亲吻,刘峰的嘴被他的牙齿和舌根交替着蹂躏,时而是轻柔地,时而又疯狂淋漓,刘峰开始还忙着推他,被他亲了一嘴后,晕乎又柔软得不像话,趁着喘气的空隙间,先咬唇又抿嘴地想来下,压低声儿放出狠话,再乱来,以后都睡书房去!


陈灿不理他,又歪头去啃他,那双手跟滑腻腻的蛇皮一样,蜿蜒着缠住他致命且脆弱的部位,刘峰被逼急了,眼角沁出了泪,求饶的话在舌尖打转,含糊不清的小声泄出,陈……陈灿,公共场合,你别……胡来!陈灿特想笑,他肆意妄为的啃噬着刘峰的脖子,舌尖舔吻过那纤细的线条,一下一下地啄吻刘峰的嘴唇,最后把那处折磨得火辣辣的发疼才肯善罢甘休。


后来两个人匆匆拎了衣服结了账就走,回到酒店陈灿兴致勃勃的又把他折腾了两回。天快黑的时候,刘峰已经没了力气,也懒得跟他费劲,蔫巴巴躺在陈灿怀里,骂了句,不讲信用的二流子!陈灿一口气得了舒坦,餍足不已,也不与他争辩,只笑笑,回去就把书房里的床给扔了,看你还敢不敢回回都拿这个威胁我。


两人眼神一对上,刘峰彻底从荒唐的回忆中清醒过来,他把花接了过来,低头嗅了嗅,恨不得往围裙里藏,怎么又送我玫瑰了?跟你说好几次了,我又不是小姑娘,多难为情啊!


陈灿默默地瞧着他对面人假意数落,越品他眼角的细纹越觉得极温柔,于是把墨镜摘下来,用嘴哈了口气,细细的擦了两下,也不摆大老板的空架子,干脆凑到刘峰耳边,怎么就难为情了,诶,晚上咱俩出去聚聚?


短促的沉默后,他听到刘峰的笑声,对方的眉眼柔和下去,两人相处久了,刘峰也渐地学会开玩笑,再没从前那般不苟言笑了,他扯了下嘴角,故意揭他短,又要去蹦迪?


陈灿瞪他,你怎么老拿这事儿笑话我!然后他又想到什么似的,傻乐两下,哎哟,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啊!


那天他去公司等陈灿下班,两人在附近买了个两居室,十分钟路程,碰巧的是这天有个新来的小姑娘过生日,大伙儿都缠着陈老板要去迪厅蹦迪,陈灿那晚打定主意和刘峰过二人世界,任他们怎么威逼利诱都不动摇,想不到这帮小兔崽子机灵得怪,见他不答应,就一窝蜂的转而攻略刘峰同志,刘峰被他们一口一个刘哥喊得耳根子软,陈灿常说他是菩萨心肠,没成想三五两句就跟他们一个阵线了,陈灿嘴上哼唧,把陈灿揽过来,你们这帮机灵鬼,别欺负你们刘哥了,他年纪大了,耳朵又不好,跳也跳不动,那地方不适合他,要跳我给你们跳啊!


几个小姑娘哄笑成一团,嫌弃得很,老板,你上回跳得跟扭秧歌似的,谁稀罕看啊?


姑娘家家的,怎么说话呢!陈灿差点被气笑了,刘峰也彻底被逗笑了,看着无数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期待地看向自己,他咳嗽一声,温和的试探,要不……去坐坐吧,挺新鲜的,我也没去过。


真想去?陈灿怀疑的上下打量他一番。


按说陈灿要说个不字,刘峰估计也不会再往下坚持了,可看着刘峰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露出一副好奇又纯真的眼神,陈灿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后来刘峰真没头晕眼花,只是觉得耳膜快被震破了,射灯转来转去,把他眼睛折腾得直想流泪,倒是陈灿被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小姑娘给看上了,借着酒意一个劲儿的要往他身上钻,衬衫给揪皱了,皮鞋被高跟鞋踩了好几次,最后姑娘一口气全吐在他的高档西装上了,陈灿气得半死,招来小方把人安置好,更气人的是,刘峰居然开口一句,现在女孩儿怎么这么能喝啊,这么晚了,也不安全,要不,你叫人送送她吧!他目光瞥见那团糟糕的污迹,痛心疾首,这衣服可难熨了……


陈灿不死心,追问,这二八芳华的姑娘往我身上靠,你就不生气?


刘峰反应过来,忍不住笑,至于么,都一把岁数了,你幼稚不幼稚!


那天刘峰和店里面的伙计清点完书刊已经挺晚了,陈灿怕他饿了,所以提议去吃宵夜。


他替刘峰倒了酒,低声警告,还是那句话,只准喝一杯!


刘峰咽了口唾沫,上周他咳得嗓子冒烟,陈灿逼着他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一堆,大夫说了,少喝酒少抽烟,要是条件允许,最好都给戒了。


那之后,刘峰苦不堪言,陈灿把家里面的酒都给送人了,什么中南海,万宝路,见一包收一包,烟屁股都没给刘峰留下。


刘峰气得不轻,好几天和他冷战,在家里面抬头低头的见了,也都不讲话。


陈灿也愁,刘峰多温和的人啊,可岁数越大倒越倔了,引出点怪有意思的小孩脾气。正好今天刘峰的书店开张了,他才借着这个吉日,好好道个歉。


刘峰酒瘾被硬生生压制了下去,看着那杯酒觉得格外珍惜,又觉得鼻子痒痒的,烟瘾一上来,两根手指就探着要去摸包里的烟,落了空,才想起来早就被陈灿给扔了,他想着笑出来声。


陈灿把一块牛肉搁他碗里,眯起眼睛笑呵呵的问,你笑什么?


刘峰摇摇头,沉默了一下,又接着说,其实我知道你不让我喝酒抽烟是为我好,这些天,我心情不好,给你脸色了。


陈灿最怕他煽情了,赶紧把他揽怀里,前几天我看到你战友的来信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他抚摸着刘峰的头发,眼里全是温柔爱意,叹了口气,公司正好缺个人,要不,你让他来,权当混口饭吃。


刘峰有点惊讶,陈灿以前总说他这种活雷锋世间难寻,可他却不知道,其实他自己也是个热心肠。


他常想,陈灿喜欢自己身上那股善良得有点傻气的执着,而陈灿又偏偏是那个最能识别善良和珍惜善良的人,所以他和陈灿,是多么珍贵而独一的一对啊!


陈灿揉揉他残缺的手臂,我知道你在战场上的经历。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这儿伤了,换一般人早崩溃了,何小萍不就还待在精神病院么,但你就总憋在心里,一声不吭,我也不能逼你说。


他顿了下,可是刘峰啊,我看着心里挺不好过的,真的,你别什么都一个人咬牙受着了,这不还有我么!


刘峰藏了眼中的泪花,他说,谢谢你,陈灿。


接着他又念叨了一遍,谢谢你。


陈灿心里有点酸涩又甜蜜,然后他又听到刘峰说,对了,你答应我件事儿吧。


刘峰很少提要求,所以陈灿心里大概有了菱角。


今年过年,别陪我了,去看看你爸妈吧!刘峰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口气说出来,觉得如负释重。


陈灿嗯了一声,又沉默。


他心里算了算,离过年,也就还剩三个月了。


——fin——


终于告一段落,谢谢喜欢此文的姑娘,我们以后再见吧!

评论

热度(113)

  1. 阿君吃地瓜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