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猪宝宝🐷

【月金】[东京喰种同人]一夜情(八)

鱼危:

作者:鱼危


微博名:鱼危


CP:月山习x金木研


提醒:一夜情,怀孕梗,月金向。


★★★★★★★★★★★★★★★★★★★★★★★★★★


第八章




佐佐木琲世像是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一觉睡得非常死。




当他再次醒来时,外面已从清晨变成了黄昏,天空中一片火烧云,下方的城市蒙上了一层浅黄的色调,室内的家具也变得黯淡。这一切犹如渐渐褪色的记忆,让人不禁沉浸其中,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




无端的使他感到不安。




他会失去一切,什么也得不到吗?




佐佐木琲世的神智在寂静中慢慢回过神,眸子不再空洞,看清楚了身边的人。




入眼是对方的紫发。




像是上好的绸缎,昂贵柔软。




再聚集视线,便是对方捧着书阅读的表情,安静如画。




“月山先生?”




月山习倚靠在床头看书,陪伴着昏睡一天的佐佐木琲世,听见他醒来的声音后,他没有惊讶地转过头,“醒了吗?”他仿佛非常自然地低下身,掌心触碰佐佐木琲世的额头,“你的体温有些高,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佐佐木琲世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手掌的温度,比自己低。




他发烧了?




不对,自己从来没生过病啊!




佐佐木琲世从床上坐起身,忽然感觉全身不对劲,“我的衣服呢?”




他只穿了一套黑色的丝质睡衣,敏锐的嗅觉让他闻到了身上陌生的沐浴乳香气,还有头上的发丝也干干净净,似乎被人清洁了一遍。




月山习掩鼻,“你的那些衣服太脏了,而且已经破损,我做主丢到垃圾桶了。”




佐佐木琲世绞尽脑汁也记不起来发生了什么。




“我不是在有马先生家里吗……”




“没有,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在你公寓附近的树底下了。”




“啊?”




“我还以为是佐佐木君在等我呢。”




月山习安抚着什么也记不起来的佐佐木琲世,看着对方有些无措的表情,恨不得把人搂到怀里细细安慰。然而他不敢太刺激佐佐木琲世,万一又把人气跑了,他接下来几天就别想再见到自己心爱的金木君了。




据他得到的情报来看,昨天晚上是金木君在进食,杀了很多喰种。




现场的照片看得他兴奋至极。




掘千绘告诉他,金木君是能够被唤醒的。




月山习试探性地问道:“佐佐木君睡了这么久,肚子饿吗?”




佐佐木琲世把手下意识贴到腹部,困惑地说道:“还……好……”




前几天那种让他感到窒息的饥饿感不见了。




月山习失笑:“胃部不在那里啊。”




他的手覆盖住佐佐木琲世纤长的五指,将对方的手往上移去,放在标准的胃部。




双方的距离接近于无。




熟悉的气息蕴绕于耳鼻,时刻有着某种被宠溺的感觉。




佐佐木琲世僵硬着身体,想要躲闪,但是他的肩头抵着对方的胸膛,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紧张的心跳声,“月山先生,有我能穿的衣服吗?我需要回去了。”




月山习难过地说道:“和我相处的时候,一刻也不愿意留吗?”




他拉开了一些距离,没有给对方难堪。




佐佐木琲世从来都不愿意伤害别人,直视着他说道:“我很感谢你收留了我,但是像我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未来可言。”




月山习一怔,佐佐木琲世知道了什么吗?




佐佐木琲世的目光清亮,如一潭清泉,谁也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样的灵魂。




他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不适合和月山习交往。




“月山先生家世优渥,前途广博,何必要在我身上找寻什么影子?我是佐佐木琲世,也仅仅是佐佐木琲世,不会变成你想要的那个人。”




“我、我没有……”




“没有的话,为何我从未听见你喊我的名字呢?”




“……”




“月山先生,你对我的爱,是给别人的吧。”




“不!!!”




月山习感受到他的拒绝和离去之意,心头大恸,“我这辈子就喜欢你一个人!如果是我的所作所为让你无法接受,你可以砍断我的手脚,惩罚我,警告我,但求你不要抛弃我,我没有办法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活下去!”




“没必要说得这么严重啊!”




佐佐木琲世被他滑落鼻翼两侧的泪水吓到,手忙脚乱地阻止他的哀声。




月山习的胸腔起伏,声音沙哑,克制不住三年来被对方抛弃的悲伤。




他哭得狼狈而卑微。




“请你相信我……”




“我在意你,胜过在意自己。”




他想当你枕边的短剑,保护你,贴近你,哪怕你不需要也罢,看着你就好了。




这一刹那,佐佐木琲世难以怀疑对方把他当作谁的替身了。




月山先生的这份感情太过浓烈了。




那种……仿佛一生一世就看着一个人的偏执,根本不可能移情别恋。




之前的事情是他的错觉吗?




佐佐木琲世内疚地说道:“对不起,是我说得太过分了。”




不过,这个人也不是全部没有错。




“月山先生,你那次的行为足够我报警了,喜欢一个人不是这样的!”佐佐木琲世拿出在QS班当指导者的气势,指责月山习规避重点的情况,“若是换一个比我厉害的搜查官,你信不信第二天被打进医院。”




月山习见状,转悲为笑,“佐佐木君也很厉害,但比任何人都温柔。”




他的金木君不会轻易伤害一个人类。




哪怕他做了那种事情,佐佐木琲世也没有对他起过杀意。




太过温柔——




让人舍不得伤害。




佐佐木琲世扭头,“我现在看着你仍然想揍你。”




月山习说道:“没有关系。”




佐佐木琲世一愣,月山习的手掌包裹住他的右手,让他握成拳头。




“想怎么发泄怒火都可以,是我错了。”




“……”




“下次,一定不会再伤害你,让我看着你就可以了。”




月山习的双眸里满是诚恳,紫眸闪烁着希望的微光。




掌心十分温暖,感情也十分动人,越这样越让佐佐木琲世难为情。他无法正视月山习眼中惊慌失措的自己,太不该了,不就是被人爱上了吗……冷静啊,佐佐木琲世,以前又不是没有被人示好过,这次只是被示爱了而已。




“别说了——”佐佐木琲世打断他的话,“有手机吗?借我用一下。”




月山习心中惋惜,找出一支备用手机递给佐佐木琲世。




佐佐木琲世按下有马先生的号码,看了看月山习,说道:“能避让几分钟吗?”




月山习:“好。”




他离开卧室,轻轻带上门,给予他单独的空间。




“有马先生,我在一个朋友家里,稍后回去,呐……请问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记不太清楚了,感觉身体很疲惫。”




佐佐木琲世小声地说话,有点不知名的害怕。




他不希望有马先生生气。




有马贵将自然感觉到了他的小心翼翼,猜到琲世没有昨天的记忆,淡淡说道:“晚上到分部来,我给你检查身体,。”




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任何斥责的意思,令佐佐木琲世感到安心。




“好,我一个小时左右应该能到。”




联络完监护人,佐佐木琲世跳下床,本能地去翻找衣柜,觉得里面会有自己能穿的衣物。




他的手顿了顿。




佐佐木琲世失笑道:“我怎么能随便碰别人的东西。”




走出卧室,他看见了正在搅拌咖啡的月山习,对方的侧影格外的优雅,“月山先生,我要走了,你有没有我能穿的衣服?”




月山习微笑道:“当然有。”




青年修长的手指托着咖啡杯下的碟子,轻轻一推,送到他面前。




“喝一杯再走吧,胃能舒服一点。”




“……嗯……好。”




佐佐木琲世连加没加糖都没问,小口小口地喝下去。热饮从喉咙流入胃部,醇苦的咖啡之中透露着浓郁的香味,还有微微一丝甘甜,如同在冬天外出行走的人突然踏入温泉,极大地抚慰了疲惫的心灵。




意外的……好喝。




很快一杯就被他喝完了,颇有点意犹未尽。




月山习为他找出衣服,佐佐木琲世去卧室换上,在出门时发现不仅是衣服非常合身,鞋子竟然也很合脚,如同他平时的日常穿着一样。




“谢谢。”




佐佐木琲世在玄关处道谢,又毫不留情地关上门,拒绝相送。




门后,月山习无奈地喃道:“关键时候总是拒绝我,你忘了你根本没带钱吗?”




他摸着自己的唇角,浅笑之中多出甜蜜。




你不记得的事情——我会替你记得,不会让你为这些小事烦恼。




以及,自己需要多准备几份人肉方糖了。




佐佐木琲世乘电梯离开这处高级公寓,在路边打车的时候记起自己貌似身无分文。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忽然发现了一个崭新的皮夹,打开一看,里面是几张大额的纸币和一些零钱,明显考虑到了他的打车问题。




除此之外,他还看到了一张不记名的卡。




考、考虑得太周到了吧?!




司机见客人站在车外发呆,问道:“还要坐吗?”




佐佐木琲世的脸色发红,腼腆地钻进的士车里,不好意思白让司机停下来。




“去二十四区的CCG分部。”




在分部里,大部分搜查官已经下班回家,有马贵将坐在搜查指挥的办公室里,神思不定,难得在一件事情上推翻了先前的决定,陷入第二轮思考。




这不符合他惯常的性格。




有马贵将如此想到,是琲世对他的影响造成的吗……




独眼之枭建议他不要再管了,然而他已经在琲世的身上投入了三年的心血,为对方塑造出了一个稳定的人格。




怎么可能放弃呢。




不放弃的话,琲世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一个大隐患。




麻烦。




毁掉,不行,隐瞒?更麻烦。




有马贵将用手抵着下巴,目光落在办公室里的盆栽上,小小的植物在有限的生命中努力生长,纵然它的世界,可能就这么一个办公室的大小。




直到熟悉的脚步声靠近,门被敲响,有马贵将的视线才聚集,做出了决定。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二个反常的决定。




第一个——




是他当年同意和独眼之枭联手,为这个世界奠定革命的基石。




第二个——




则是给琲世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有马贵将看向进门后笑容灿烂的佐佐木琲世,感觉自己还是不小心偏离了目标。




是他养的方法哪里错了吗?




明明他对琲世很严厉,琲世还非要把他当父亲。




佐佐木琲世没有被他的淡漠吓到,绕到桌子前,关心地说道:“有马先生,这么晚还工作吗?连晓小姐都不熬夜,有马先生也要多注意身体啊。”




有马贵将说道:“我是为了等你。”




佐佐木琲世的笑容一垮,心虚道:“我的身体问题很严重吗?”




有马贵将如往常那样直视他。




“有一点。”




问题不大,全是你私生活造成的麻烦。




“下次记得戴套。”




“哈??”




佐佐木琲世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可怕的话,呆若木鸡地看着自己的监护人。




这是假的有马先生吧!




有马贵将站起身,拎起椅子上的白色风衣,“走吧,检查。”




早点搞定,早点下班。



评论

热度(656)